万书网 > 师叔无敌 > 第329章 风毒透骨

第329章 风毒透骨

        开裂的铁笼里,随着常生愤怒的一拳轰出,整只猛虎被一张黑洞般的大口吞没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嚓细齿错动,妖灵猛虎被龙虱吞噬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常生的动作太快,龙虱吞得更快,在外人眼里就仿佛他用拳头将猛虎吞掉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铁笼外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所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虫都给打没了!好大的力气,你真是我兄弟!”

        苟使的神智混混僵僵,根本没认出常生是谁,单凭着力气大来辨认兄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伤得太重,眼前已经模糊,身形摇晃站不太稳。

        常生扶着苟使走出铁笼,将其斜倚在铁笼旁,目光冷冽的扫了眼周围的人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伤了我兄弟。”常生盯住近处的几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虎、虎伤的啊,刚、刚被你宰了的妖灵猛虎伤的。”几人吓得浑身颤抖,磕磕巴巴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能瞬间灭杀妖灵的强人,想要杀人的话在场的谁也别想活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后背的伤势,是谁所为。”常生的声音发沉,喝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并不知情,使劲摇头,赌咒发誓说不是自己干的,这时一个虎族战战兢兢的过来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虎十一找到他的时候,就是这种可怕的伤势了,与我们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虎十一已经死了,尸体就在一边,已经无法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将拳头捏得嘎吱吱作响,常生此时处于爆发的边缘,如果让他知道苟使的伤势是谁所为,拼了命他也会出手报仇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虎族见常生默然不语,立刻呼啦啦退走,眨眼间一个不剩。

        徒手杀妖灵,谁还敢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伤势,居然被封住了血脉,不对,不是封住血脉,而是锁住了伤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常生仔细查看苟使的后背,这种离奇的伤势他从未见过,更不曾听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天风透骨,最可怕的风毒之力,伤得太重,没救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猥琐的声音从一旁传来,常生扭头看去,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个鼠眼的瘦小家伙,正是本该被甩掉的仇十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”常生诧异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能来神虎国么,随便走走,没想到又见面了,我就说我俩有缘不是,你看那百香巢……”仇十八嬉皮笑脸的蹲在一边,打着商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要百香巢可以,救活他。”常生提出了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没猜错,这个仇十八应该是百毒老人仇百岁,仇百岁最擅长毒物,而天风透骨又是风毒之力,想必对方有办法解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吊命的话还有机会,救活可就难了,让我看看。”仇十八搬着苟使的肩膀看了看,为难的分出灵识感知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旁人的灵识感知不同,仇十八所分出的灵识是一条条的,足有百道之多,就像一根根触手般探入苟使的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常生能感知到仇十八的手段,他死死的盯着对方,一旦苟使出现异样,即便对方真是百毒老人,他也要翻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风毒透骨,四肢百骸全都填满了,连心肺里都是,这人废了,这么重的伤势,没人扛得住,他早应该死了,怎么还活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仇十八越感知越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重伤他见得多了,第一次见到这么重的伤势,眼前这个壮汉本该早死多时,不知为何能挺到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连脑子里都遍布风毒,怪不得神志不清,这怎么救,没救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仇十八摇头说道,一口咬定苟使没救了,对常生劝道:“我有办法能让他清醒一时,你们还能最后见一次面,问问他的遗言是什么,然后就准备棺材吧,他浑身都被风毒所侵,这种伤势应该是天风国的大风沙所致,也不知他在大风沙里扛了多久,这家伙还真是够猛的,换别人早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风沙……”常生咬着牙关,发出沉沉低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在大风沙中失散,连他自己都差点被大风沙磨灭,若非一时明悟恢复了一些灵力,催动起青丝袍护身,常生自己也得死在沙暴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必苟使在大风沙里耗尽了定风珠与其他法宝,最后只能靠着肉身硬抗,这才换来一身骇人的伤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查看伤势的时候,苟使时而清醒时而昏迷,像个孩子般卷缩着身体,呢喃道:“好大的风,好大的风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怕,这次的风再大,我替你挡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常生轻拍着苟使的肩头,安慰道,语气虽轻,声音却越发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没办法了?”常生看向仇十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办法,即便能救回来也是个活死人,不如给他个痛快。”仇十八建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常生没在说话,用肩头架上苟使的手臂,搀扶着苟使走向城外,脚步坚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徒劳,徒劳懂不懂!你带他走也没用,这种伤势根本没得救,让他痛快点死掉不是更好?”仇十八跟在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常生看都没看仇十八,架着苟使走出城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人真是倔强,救个死人有什么用。”仇十八弄不懂常生的固执,还在一旁规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我兄弟,他还没死。”常生站住脚步,冷冷的看了眼仇十八。

        苟使的确没死,但是气息十分微弱,浑身的风毒加上接连的斗虎,让这个壮汉处在濒死的边缘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常生铁了心要救人,仇十八犹豫了一下,一跺脚,道:“行!我帮你救他,不过事先说好,这个人其实救不活,我不是说大话,放眼天下,除非地灵丹出世,否则没人能将他彻底救活,我只能帮他吊命,让他不死而已,至于要恢复如初,哼哼,东洲的丹王都未必做得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仇十八的口气不小,好像连东洲丹王都没放在眼里,如此语气更预示此人百毒老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南州修真界,也就千云宗的李沉鱼与百毒宗的百毒老人,在丹道之上能与东洲丹圣较量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吊命也可,只要不死,一定能找到恢复的办法。”常生同意了仇十八的吊命之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苟使如今的状态,只能先保住命,如果连百毒老人都无法令其痊愈,想要完全恢复恐怕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希望渺茫,常生却不愿放弃,不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吊命可不是那么好吊的,哎,走吧,我们得走一趟青藤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仇十八叹了口气,好像对吊命之法深有体会,又无可奈何一样,有气无力的道:“必须得找到一份青木之灵,才有机会让他活下来。”

  https://www.wanshuwang.cc/a/97/97944/43846994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wanshuwang.cc。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anshuwang.cc